搜索

第一三六章 单剑救高堂(二更)

发表于 2023-04-02 04:38:56 来源:Bafang エコー ネットワーク
    各位大大,第章单剑求月票,救高求推荐,堂更yearlyrevenueofcasinoqueen%F0%9F%98%83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yearlyrevenueofcasinoqueen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yearlyrevenueofcasinoqueen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求订阅呀

    就在林明一行人向华山赶路的第章单剑时候,林平之也遇到了一件令他欣喜若狂的救高事情。

    林平之自从和林明分别之后,堂更并没有急着回福建去拿辟邪剑谱,第章单剑而是救高在衡阳城周围进行探查。因为林明说过,堂更他的第章单剑父母有可能还活着,林平之想到,救高余沧海想要得到辟邪剑谱,堂更肯定会随行带着自己父母,第章单剑而余沧海是救高从福建直接来到衡阳的,自己的堂更父母也一定被他带到了衡阳,只是不知道被藏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林平之想到这里,知道自己漫无目的得寻找一点作用都没有,便回到衡阳城,找到一个身穿青城派弟子服饰的人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青城派弟子十分谨慎,不时地察看自己身后有没有人跟踪,幸好林平之此时的武功比这青城弟子高出不少,林平之跟着这个人一路来到衡阳城东的一个破庙之外,悄悄地潜进破庙里。

    破庙中,余沧海接过弟子买回来的yearlyrevenueofcasinoqueen%F0%9F%98%83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yearlyrevenueofcasinoqueen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yearlyrevenueofcasinoqueen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干粮,问道:“人豪,有没有人跟着你过来?现在已经有不少人知道咱们青城派灭了福威镖局就是为了辟邪剑谱,这个地方有林震南夫妇,难免会有人打他们的注意呀。”

    于人豪道:“你就放心吧,师傅。弟子这一路不时地向后探查,肯定没有人能跟着我找到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余沧海点点头,刚想要说话,突然身形一震,眼中精光闪烁,喝道:“蠢货,被人跟上了竟然都不知道。”说罢,对着破庙之外道:“哪个龟儿子,给老子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平之躲藏在暗处。听到余沧海的话,心中一片黯淡,心想:“自己已经后天十层的修为了。难道还是被余沧海发现了吗?”想到这,林平之便想现身强行救自己的父母出来。

    林平之刚刚想要行动。一阵大笑声从破庙之外传进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青城派余沧海果然名不虚传呀,就是教出来的弟子蠢了点。”话音刚落,一个人影便出现在了破庙之中,这个人形貌丑陋,而且还是一个驼背。

    余沧海一见到这个人,眼中精光暴射,寒声道:“原来是‘塞北名驼’木高峰。不知道阁下不好好在漠北享福。到中原来做什么?还跟上了我青城派的弟子?”

    木高峰冷笑一声,道:“余沧海,咱们明人不做暗事,你为了得到福威镖局的辟邪剑谱,灭了林家满门。”说罢,指着林震南夫妇,接着道:“这两位便是福威镖局的林震南夫妇吧?老夫也不求独占剑谱,但老夫既然遇见了这件事,求一本剑谱副本如何?”

    余沧海听了木高峰的话,心想:“辟邪剑谱这种剑法。多一个人会,我青城派就多一个威胁,今后我青城派肯定要全部修炼辟邪剑谱。若是将剑谱给了他,岂不是自找麻烦?况且他现在只有一个人,只要我缠住他,想必他也没办法掳走林震南夫妇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,余沧海道:“木高峰,这两个人只是我们请来做饭的乡下夫妇,并不是林震南夫妇,我青城派灭了林家满门也是为了给我师傅报仇,并不是为了什么辟邪剑谱。林震南夫妇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木高峰冷笑一声。道:“余沧海,你见过乡下夫妇穿着锦衣绸缎的?你当木爷爷是三岁小童?接招。”说罢。抽出驼剑,冲向余沧海。

    余沧海与木高峰同是先天初期的高手。这一交手,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,两人俱是用剑的好手,余沧海开始时以单剑施展松风剑法对战木高峰,随后发现木高峰的驼剑乃是一柄奇门兵器,实在是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于是一剑逼开木高峰,左手一拍,又一柄长剑自剑鞘之中飞出,余沧海左手抓住长剑,双剑连连挥舞,齐齐向着木高峰攻去。

    木高峰没想到青城派的松风剑法,双剑齐出,威力会增加那么多,猝不及防之下,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木高峰心想:“若是再这样打下去,我必输无疑。”想到这里,眼角一瞥,看到了林震南夫妇,心中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木高峰一边和余沧海交手,一边不动声色向着林震南夫妇所在的地方移动。余沧海见木高峰连连后退,只当他是被自己双剑所逼,全然没有想到他还有另外的想法。

    林平之躲在暗处,见到余沧海和木高峰打起来,心中十分高兴,暗想:“你们狗咬狗一嘴毛,最好双双同归于尽才好。”可是,余沧海和木高峰虽然打了起来,林平之还是不敢轻易出去救林震南夫妇。若是木高峰没有找到这里,只有余沧海一个人,林平之现在也许已经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木高峰来了,外面就相当于是有了两位先天高手,在两位先天高手面前,后天十层的修为出去救人,纯粹就是去找死。虽然木高峰现在在和余沧海交手,可是他们交手的原因是辟邪剑谱。现在若是林平之出去救林震南夫妇,他们两人肯定会先联手将林平之解决了再说。

    就在林平之焦急的看着木高峰和余沧海打斗的时候,木高峰已经趁着打斗,移动到了林震南夫妇身边。

    木高峰瞥了林震南夫妇一眼,猛地一剑刺向余沧海的要害,对于余沧海刺向自己的剑却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余沧海见木高峰不管不顾的向自己挺剑刺来,心中一惊,连忙纵身向后一跃,避开木高峰的驼剑。

    木高峰哈哈大笑一声,瞬间收起驼剑,纵身窜到林震南夫妇旁边,一手一个抓住人,身形一闪,向着破庙之外跑出去。

    余沧海见木高峰抓着林震南夫妇跑出破庙,低喝一声:“追!”紧跟着追了出去。在余沧海之前,林平之见到木高峰抓住林震南夫妇,便跟上了木高峰。他本身就潜伏在破庙之外,跟上木高峰的时间还要在余沧海之前。

    林平之一路隐藏身形跟在木高峰身后。他的修为要比木高峰要低一个境界,虽然木高峰在先天境界高手中的轻功不是太高,但林平之也需要全力施展轻功才可勉强追得上木高峰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在余沧海追上来之后,又发生了改变,木高峰见到余沧海追上来,脚下的速度再一次加快。

    木高峰和余沧海两个先天高手比拼起脚力,速度一点点加快,林平之眼见便要跟丢,心中一片焦急。情急之下,林平之只能全力运转起体内内力,内力在林平之体内喷涌,竟与他从小练习的辟邪剑法的招式形成了共鸣,身法瞬间提升。辟邪剑法本就是以速度出名的,它的身法自然有奇特之处,林平之慢慢的跟上了余沧海和木高峰。

    林平之虽然跟上了余沧海二人,但也只是能够远远地挂在余沧海后面,用尽全力也无法再将距离缩短一分。

    突然,在林平之视线之中,余沧海突然停在了原地。林平之心中一惊,连忙隐藏身形,躲藏到一边的树上。

    余沧海追着木高峰到了一片树林中之后,木高峰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,余沧海向着四周仔细地看了看,突然看到前方有一点痕迹,身形一闪,又接着向着前方追去。

    林平之见余沧海继续向前方追去,刚刚想要现身向着余沧海追去,突然发现自己对面的草丛之中有一些动静。林平之心中一惊,又迅速重新隐匿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驼背的人一手抓着一个人从草丛中跳出来,这三人正是木高峰和林震南夫妇。木高峰抓着林震南夫妇看着余沧海离去的方向,喃喃道:“真是一个蠢货,做出一点痕迹,就上当了。”说罢,换了一个方向,纵身掠去。

    林平之躲在暗处心中暗自庆幸,幸好自己是缀在余沧海后面的,要不然,就和余沧海一样跟丢了。见到木高峰离开,林平之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林平之追着木高峰离开后不久,余沧海从前方折返回来,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痕迹,骂道:“格老子的,竟然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林平之跟着木高峰一路来到一个小镇,看着木高峰带着自己的父母进了一家客栈,又看了看天色,发现太阳已经快要落山,心中盘算了一下,潜入客栈后院,静待夜晚的到来。

    林平之藏身在后院之中一直等到月亮高高地挂上了夜空,突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一声声惨叫,林平之心中一惊,听出这惨叫声是自己父母的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父母在受罪,林平之也顾不上悄悄救人了,身形一闪来到传来惨叫的房间的门外,一脚踹开房门。

    木高峰本来在房间里逼问林震南夫妇辟邪剑谱的下落,突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,从门外掠进来一个人,那人身前寒光一闪,却是一道剑光,向着自己冲过来。木高峰见这道剑光速度奇快,心中一惊,提剑就要抵挡。那人见到木高峰抵挡却是长剑一圈,这一剑却是承接上一剑,速度奇快,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木高峰见到这两剑,心中一惊,这人的剑法实在是太诡异了,速度极快。自己怎么引来这么一个高手,再打下去,自己必输无疑。“想到这里,木高峰长剑一荡,从窗户飞身而出,逃离而去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
随机为您推荐
友情链接
版权声明: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第一三六章 单剑救高堂(二更),Bafang エコー ネットワーク   sitemap

回顶部